《暴君的宠后》最近国语在线观看-聚力影视
暴君的宠后
地区:欧洲
  类型:
  时间:2022-11-15 11:13
剧情简介
火魔宫的元老揪住此人,声色俱厉."元老,你送过去了一个魔王啊,将我们的人都快杀干净了."这名尊者哭诉,太惨了,一个人而已,击毙他们全部."不可能,我送过的都是杂鱼,没有一个强者,无法与你们抗争,为何会发生那种惨祸!"火魔宫的元老难以置信."是真的,他是一个年轻的强者,看起来还不足二十岁,在那里大杀四方,将我们的人一个一个的击毙,鲜血染红了地面."另一位尊者补充,他眼睛都红了,因为带了子侄前往,去见世面,结果被扼杀.即便是火魔宫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兽牙命符,这种东西异常珍贵,他们这几个大教,每个道统能分到十枚左右.波动传来,祭坛上符光闪烁,一个女子出现,披头散发,像是受到了惊吓,脸色苍白的跟死尸一般.火魔宫尊者境最后一位拥有命符的人也被击杀而归,此刻秘境出口这里众人看的一阵心惊肉跳,一时间寂静了."元老,太惨了,剩下的人都死了."这名女子哭诉,被她庇护,跟随在旁的长子,也被击杀在那里.能得到命符的人不仅天资超绝,并且在火魔宫中地位都不低,是一些太上长老的嫡系后人,现在却如此凄惨.这名元老面如死灰,不久前眼中还带着残酷,得意,觉得送去了一批鱼腩.减轻了族人的压力,结果却是这么一个结果."赤凌空他们四人呢"他不甘心的问道."被困一座黄金巨宫内,难以出来."一位尊者答道."这一次,我族没有任何收获,损失惨重,只有我等出来,那些弟子全灭了!"另一位尊者脸色铁青."完了!"守护门户的元老一阵天旋地转,那猩都是后辈天才啊.一下子死了这么多.而他都干了什么他不敢想象,回到族中会承受怎样的惩罚,影响太严重了,仅回来几名尊者,更年轻的那批天才呢等于断送了一代人啊.旁边,其他几个大教的元老神色复杂,彼此相互看了一眼,暗自庆幸.他们不久前还在不满,与火魔宫争夺那批鱼腩.结果很快就发生了这种祸事,实在令人觉得心惊肉跳.还好,火魔宫下手快.抢走了"鱼腩"!"他一个人而已.面对我族中青两代人,为何能独自面对,横扫所有敌手,未免太强了."这名元老失神自语."他可能是一个……初代."一名尊者小声说道."什么,一个初代!"元老愤怒了,而后是深深的绝望.这次错的离谱.其他大教的人也都倒吸冷气,一个初代,居然被当作了杂鱼,送进该教所在地,这岂不是将一头狮子送入了羊群中.众人暗自心颤.一个州都不见得能有一个初代,火魔宫未免也太倒霉了.为了捡便宜,结果惹出个少年魔王!显然,赤羽鹤一族成为了典型,在未来很长的时间里都要被人嘲讽,讥笑."发生了什么"在入口外,还有密密麻麻,无边无际的修士,都是那些无法进入秘境的生灵,这些人没有散去,在等待结果.可以说,这里修士无穷,发生的事很快就会传遍各地,火魔宫注定要沦为反面教材.元天秘境,石昊拳拳到肉,轰杀一切阻挡,便是尊者拦路也被打爆,血雨飞洒,火魔宫一群人几乎都被击杀.此时他的表现的确如一个魔王,所向无敌,冷酷无情!他并没有心软,不久前曾亲眼目睹这群人是如何的冷血,逼迫外界众多修士去送死,一个个手持巨弓,动辄射杀.巍峨的黄金山下,四大强者看的脸色发白,而后转为铁青,气到身体都在哆嗦,这也太惨了,真是一桩大祸.赤凌空险些自斩,利用命符守护己身,回到那座祭坛,而后再回来营救.可是,他估量了一下时间,绝对来不及,只能平白耗掉身上的珍贵兽牙符,这让他怒发冲冠,却没有任何办法.石昊面前还剩下最后一人,是一个妖异而又俊美的年轻男子,有些阴柔,正是赤风.他不断倒退,内心恐惧到极点,这是怎样一个人啊,杀他们火魔宫的人就跟切菜一般,太迅猛与可怕了."不要……过来!"他的小腿肚子在打颤,几乎要软倒在地上,他并没有命符,想逃走都不行."你不是很喜欢处置别人的生死吗,这次轮到你自己了."石昊平淡的说道,虽然击杀了很多强者,但衣不染血,且空明若谪仙."师叔,救我啊!"赤风大叫,回头看向黄金山那里."住手!"赤凌空难以保持平静,声色俱厉."你让我住手我就住手"石昊哂笑,看了一眼这个在不久前还呵斥群雄,压众人的神级强者,充满不屑.黄金宫中有不少修士,都是被逼迫进去的,此时见到这一幕无比的痛快,心中舒畅,但是每一.[,!]个人都不敢表露出来.赤风咬牙,脸色雪白,与不久前飞扬跋扈的样子大相径庭,他浑身发光,快速化成一头通体鲜艳的赤羽鹤.赤霞飞溅,光雾氤氲,它转身朝着谷口方向飞去,这边的禁制早已被破开,它冲霄而上.石昊捡起地上的一张大弓,神色漠然,刹那弯弓搭箭,咻的一声,神光裂天,一根羽箭飞了出去!天空中,一声鹤鸣传来,伴着血雨.一头赤羽鹤浑身火红.不断挣扎,但是气息越来越弱,一箭洞穿其躯体,斩尽它的生机."砰!"赤羽鹤落地,砸起一片烟尘,向外淌血."孽畜!"赤凌空大吼,眸子血红,眼角都要瞪裂了.说是他的师侄,其实赤风是他的亲侄子,居然被当面射杀.他已经忍不住,就要自斩,返回祭坛,而后回来追杀石昊."别动怒,先让他得意一时,等我们参悟此地的无上传承后,回头再去解决他."另外三大强者劝阻.事实山.他们也在咬牙,毕竟这些都是赤羽鹤一族的强者,竟然全灭.石昊一点也不后悔.更无愧疚.都被逼到了这一步,怎能不反抗,只是离开元天秘境时多半会有些麻烦.不过,他拥有七十二变,可以改变体貌,也许可以平安离开."真是不小的造化啊."他说道.看着眼前的骨鼎.其骨质呈紫金色,温润如玉,鼎内堆满了灵药,每一株的药龄都很古,全都是珍品.火魔宫自己采摘了几十株.而后又逼迫众修士冒死进有残阵守护的药田,又得到数十株.现在的灵药加起来足有上百株了."唔,可以按照族中的丹方,开炉炼药,进一步巩固修为了."石昊自语,他要重塑己身.下界大道有缺,法则不全,虽然进入上界后他已经补齐,但还是想将几个境界重修一遍,也许会更加强大.现在有这么多灵药堆积鼎内,足可以开始了.只是这个地方不太安全,四大强者虽然被困,但随时可以返回祭坛,再次杀到此地,那样就麻烦了.石昊停下来,将地上的那只赤羽鹤拎了过来,开始褪毛,清洗,准备做一顿大餐."唔,这是可纯血的赤羽鹤,药性极强,也是大补啊,丹方中正好也需要用到.不管了,先吃一顿."石昊轻语,一边留意黄金山那边的情况,一边开始自己动手拾掇美味.很快,香气就飘出了,他弄出一个火堆,在这里烧烤鹤翅,金黄油亮,肉质晶莹,并绽放霞光,一看就让人食欲大振.并且,那口鼎中也在散发香气,在熬炖鹤肉,且漂浮着两株灵药,化作一锅鲜汤,令人馋涎欲滴.对面,赤凌空气的七窍生烟,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拍死,眉毛倒竖,大声呵斥,很想立刻扑过来将他击杀."你们别拦我,我要回去,斩了他!""凌空兄,不要这样."其他三人也大恨,想出手,但是考虑到命符太珍贵了,这样消耗掉没有意义,强行拦住了他."你也知道恨,也懂得痛"石昊瞥了他一眼.刚进入此地时,一位修士不过采摘了一株灵药,就被活活射杀,火魔宫盛气凌人,驱动众修士,随意让他们去送命,根本不当作一回事."孽畜,你祈祷吧,不要落在我的手中,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!"赤凌空快疯了.石昊没有理会,而是开始大快朵颐."真香啊!"他手中的鹤翅金黄透亮,霞光流淌,咬在嘴里,肉质极嫩,味道好的让他惊叹,吃的满嘴流油."可惜,爷爷不在这里,也没有酒,不然会更好."鼎中汤汁晶莹,流光溢彩,已经熬好,石昊喝了一口,舌头差点化掉,这绝对算是极致宝汤,忍不住大声赞叹.石昊身上的汗毛孔全部张开,喷薄瑞光,舒畅无比,如伐毛洗髓般,排出一些浊气,体内骨骼跟炒豆子似的噼啪作响."人间美味,莫过如此!"山腹中,黄金巨宫内.赤凌空等人盘坐,无论如何也无法聆听道音了,不能感悟大道,听到他的赞叹声,气的险些走火入魔.还怎么参悟,快被活活气死了!帮人做个广告《超级战兵》,叶辰醒来,发现自己"神级异能王者"的灵魂,附身在一名败家子身上.
74447629次播放
43591人已点赞
28035人已收藏
明星主演
子木笙
你的世界少了谁
缘起人天
最新评论(888+)

奎儿

发表于43分钟前

回复 鸡发 : 石昊闻言,双目灿灿,盯住了那株药,还真是邪性!这个生灵的强大,他早有耳闻,仙王对之都要忌惮,就是在后世,此生灵还有天大的威名,未来的曹雨生都曾提及过。石昊颇为感兴趣,身影若虚电,到了近前,盯着那株药。“最好不要惹它。”葬王霍恒提醒。这是一尊无上巨头,在界海中都可以横着走,它的六道分身不是一般人敢算计的。“我只是观看。”石昊说着,蹲下来身来,看着那株一尺多高的小树,芬芳浓郁,凡人吸口气都能延命几年。仙雾洁白,在石昊的口鼻间流淌,他微眯着眼睛,仔细的感应这株药的一切。小树上第三朵花绽放,洒落下的瀑布般的精粹,浇灌在那盘坐于树下的小人身上,也在淬炼那口兵器。石昊瞳孔内符号隐现,他想看透这个生灵的法与道,他相信,哪怕是葬王也肯定研究过。忌惮归忌惮,但是,它留在身边,焉有不观察的道理?“你确信,它真是一位无上强者?”石昊怀疑,这株药很神秘,可是树下盘坐的小人气机混乱,虽然在悟道,但是各种印记太斑驳了,并无出奇之处。他觉得,一根指头就能捏死这个小人。“身为无上强者,若是能被人轻易看透,还怎么行走在诸天间。”葬王霍恒叹道。按照他所说,这株药在从界海到仙域,再到九天十地,又进葬地,走过了太多的路,一直有惊无险。“那个强者沉眠在仙药内,我们看到的这个小人只是它的一股气而已,它的真身在药中呼吸,吞吐间,化生出小人这种异象。”“它什么时候能复归?”石昊问道。“不知道,这个生灵很特别,行走在诸界间,体味红尘旧事,该离开时它就会化形离开。”或许,说它是凭着本能行事也好,那个可怕的生灵在进行某种特别的修炼,铭刻世间各种道果。“它自己会选择离开?”石昊讶然。“是。”正说话间,那小树摇动,洒落下更多的精粹,浇灌在小人身上,而后它便变大了,很快化成正常人高矮。且,那株小树缩小,没入那个生灵的体内。“嗯?”石昊惊讶,才说到它会化形离开,就真的发生了。这个生灵被白雾笼罩,很朦胧,跟石昊对视,而后走到了他的身边。这是何意?石昊不解。“委屈道友了。”葬王霍恒说道,对石昊带着歉意,但是,也有一种难以掩饰的疲惫,他如释重负。“何解?”“他要跟你走。”葬王翰卓答道。这就要走了,跟他离开葬地?石昊一阵无言,为什么要跟他走。“因为,葬地对它来说没有什么秘密了,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现在盯上了道友,觉得道友足够强大,日后可助它更进一步。”葬王霍恒说道。石昊闻言,一阵冷笑,道:“想打我主意,就是它的真身来了也得战过再说,区区一道分身,也敢放肆!”石昊真的不在乎,眼前这个生灵太弱,他一根指头就足以抹杀个干净。“道友,不要妄动,这个生灵只它的一口气而已,它的身体在药株中呼吸,吞吐精粹时,显化这样一道法身,自然看起来不强,你可以轻易抹杀,但是这株药内的正身不好处理啊。”葬王霍恒暗中传音,告知石昊,千万不要莽撞。“以前有人杀过由它的一口气化成的生灵,令仙药本体显化出来,最终出手者自身却头大了。”所谓仙药中的躯体,也只是它的六大分身之一,并非全部。即便如此,它一旦复苏,也恐怖无边,无人可挡。当然,这么多年来,仙药中的分身从未发威过,哪怕其吞吐出的精气、化生的人形被杀了,它都沉默以待。“它想做什么?”石昊问道。“它在世间驻足,摹刻所有的道果,无论强大的,还是弱小的,都会记下,进行参悟。”葬王霍恒说道。这只是一个分身,漫长岁月以来,六*身都在做同样的事。六大分身,只要有一个活着,它就万劫不坏,永恒不朽。传言,一旦它们融合,六大分身归一,化成唯一真身时,将积聚天地间万道,汇聚所有的道果!那个时候,就是它选择破开王境、尝试成帝的时刻!“有意思,想打我的注意,铭刻我的道果?”石昊露出冷漠的笑。哪怕对方是一个无上巨头,敢这么做的话也要付出代价,谁能平白得他道果,窥探他的终极秘密?!“哧!”石昊弹指间,震碎了那个生灵,让它化成一口仙雾,露出一株药的本体。砰的一声,他一把就将此药抓在了手中,仔细看了又看,准备带走,回去炼药。到了而今,石昊有一股无敌信念,谁敢这么张扬的打他主意,哪怕那个人跟屠夫等并列,可能会成帝,他也无所畏惧。两位葬王同时变色,暗中劝阻。石昊若是真逼出这株药中的生灵,免不了一场绝世大战,哪怕是一道分身,也不见得会弱于本体。若是交手,必然石破天惊,鬼哭神嚎,会打穿葬地!到头来,肯定要惊动这个生灵其他五大分身,到时候说不定会逼它提前凝聚出唯一无上真身法体。“这个世间是平衡的,到了这个层次,它敢乱来,从我这里获取大道之秘,必要付出相应的代价!”石昊说吧,扔下这株药,但是它居然发光,漂浮而起,跟在他的身边。“当我怕你?你若敢跟着,我就敢拿你当仙药炼掉!”石昊寒声道。哧!最终,他将这株药给收进了一个空间器皿总,无所畏惧,准备带走。两位葬王咋舌,这位年轻的道友还真是生猛的一塌糊涂。石昊去看望曹雨生还有小狗崽,他们在沉眠,被万物土埋着,身躯带着莹光,没有一点腐朽的气息。“有一天醒来,你们还是自己吗?”石昊轻叹,心有伤感。“这是他们的记忆晶石,上一世的种种,都被封印在内。”三藏说道,递给石昊。“这东西留在他们的身边吧。”石昊心情颇为沉重的点了点头。五十万年,沧海桑田,有些人再相见,不知道是否还能如从前,体会昔日的悲欢,找到曾经的感动。但是,这样总比死去强,这毕竟是一种另类的新生。“你们什么时候成就葬王果位?”石昊问三藏还有神冥,这两人有大造化,接触过起源古器活了下来,还曾得到三生药。按理来说,他们注定要成为葬王!两人都苦笑,一阵无奈。“你以为谁都可以跟你一样逆天,我们有很大的希望成功,但却需要时间去积淀,最少也要百万年以上,甚至一个纪元!”石昊闻言,一阵无言。“你要走了吗?”神冥问道,因为总觉得石昊看向他们两个时,目光烁烁,不太对劲儿输给你的温柔。“我准备想向你们两个借取一些神物。”石昊说道。“何物?”“三生药!”“不行!”两人果断拒绝了,那可是成就葬王果位的无上奇药,天地崩塌都不换。“我真的需要,当年不是我送给你们的吗,现在只需要一点,拿去炼药救人。”石昊带着商量的语气说道。“当初,那株三生药一分为三,我们一人一份,你的用完了?”两人不相信。“我所需甚多,而且,你们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啊。”石昊答道。他的确需要三生药,因为,准备回到仙域后就开炉炼药,要救“天下第二”还有那个黄道仙金道人。那可是仙王层次的存在,他想救活,让他们守护天庭,帮自己。他手中的确有一些三生药,但是,他不想全部用掉,因为,当年透过时空节点,他看到了未来的曹雨生还有一只大黑狗,他们大哭着,在寻找三生药,想要救一个人。那一人一狗,真性情流露,极度伤感,这让石昊心中翻腾很久,他不知道未来发生了什么。但是,他却知晓,三生药太罕见了,比之仙药还要少,也更珍贵,有史以来也只出现了一两株!而他们所得到的不是第二株就是第三株!石昊在这里耽搁一日,最终,他从神冥、三藏那里得到了一些粉末,虽然不多,但也差不多够了。那两人心疼的不行,不过,还好,留下的量依旧足够他们自己用。石昊回归仙域,第一时间找到了盘王,向他借药炉,想要炼取一炉只在帝落时代传说中存在的古丹。它可以让人还魂,修补要最惨烈的仙王魂之创。“你找到了三生药?”盘王震惊。那东西,多少仙王寻觅都不可得,可是石昊却居然发现了,这么快就有了结果,要开炉炼药。当听到石昊讲述,这三生药是他跟三藏、神冥无意闯入仙域所得时,盘王一阵发呆,说不出话来。尤其是,当听到那三生药状若木柴,被人削成木剑,都有点发霉了后,盘王更是瞠目结舌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“你炼制这东西等于在逆天,仙王谁可救?死了就是死了,这样让残魂恢复,化不可能为可能,会遭天谴的。”盘王告诫。石昊执意要进行,因为,他也想让禁区之主、金色的手骨等试一试,他们是执念,是否也算是残魂中的一种,若能救活,付出什么都值!“你若炼这种古丹,传说中的至高大药,我想一般的丹炉肯定不行,会被雷劫劈毁的。”盘王道。最后,他帮石昊借来一个古炉,是一座仙王炉,它属于混元仙王,是他成道时就伴在身边的无上法器。混元仙王的宝炉,是一件至宝,有了它后石昊的把握一下子更大了!这一日,他开炉炼丹,始一开始就造成惊世异象,引发四方瞩目。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” 


君不舍

发表于25小时前

回复 青涩苍穹: 这部动作片《暴君的宠后》“子陵,谁也不愿发生这种事,要如何补偿,你尽管开口,但不能做断我族膀臂之事。”老人平静地说道。“五爷,你在说什么?!”石子陵眼睛立了起来,持黄金战矛而立,盯着对面一群强者,道:“夺我儿至尊骨,令他退化将死,而祸胎却成了族中的膀臂,这种话亏你说的出口!”“老五”在他们那一代中排行第五,名叫石渊,比石子陵的父亲还要高一辈,为族中宗老,修为强大,深不可测。“子陵,此中是非曲折先莫论,你不要动怒,坐下来慢慢谈,总会给你一个满意交代的。”石渊眸子开阖,神光流转,气息慑人。“少来!”石子陵又怎不知,族中早已做了决定,还如何挽回?他冷声道:“别的先不说,将昊儿的至尊骨交出来。”对面一群人脸色都变了,他们都是石渊这一脉的强者,能有数十位,这个要求不可能答应,无论如何也不会交出至尊骨。“子陵,至尊骨已经取出,再难接续了,用别的补偿吧。”石渊平缓地说道。“接续上与否,不用你们操心,属于昊儿的东西别人谁也不能占有!”石子陵喝道,心中有一种郁气,是幼儿的宝骨,竟被人这样抢占。“不行!”石渊坚决地摇头,道:“为了我族的繁盛,这种事不能做,天生至尊不能消逝。”“你说不行?”石子陵气势如虹,眸光蕴雷电,手持战矛大步向前,逼视前方,道:“我自己来取!”他盯上了石毅,手中黄金战矛遥指,对准其胸膛,喷薄霞光,符如雷,隆隆轰鸣,真个要动手了。石渊两侧,诸多强者皆持兵器,眸蕴怒光,准备出手,不允许天生重瞳的神人早夭,要在此一战。“好,好,好!”石子陵连说了三个好字,怒火汹涌,瞳孔中的金光更盛了。“子陵,别的要求都可以,唯独不能伤毅儿。”石渊走出,步履沉稳,浑身赤光澎湃,威势惊人,如江海起伏。他是一位绝顶强者,不要说在族中,就是在整座皇都都负有盛名。石子陵举矛,还能说什么?唯有一战,黄金战矛周围出现一个又一个神符,如金属铸成,有一种冰冷的质感,环绕战矛,透发着无以伦比的神威。“杀!”石子陵向前冲击,战矛一抖,整片天穹震荡,那些符号如有生命,散发神辉,镇压而下。轰隆一声,对面数十名强者全都不由自主倒退,宛若十万座大山压落,让每一个人都心悸,竟然要跪伏下来。这就是差距,石子陵号称皇都奇才,名动四方,远不是他们所能对抗的,唯有族中宗老才能与之一战。场中只剩下了石渊一人,其他人全都踉跄倒退,根就没有办法站立,不然必然要被那种气息压到肉身碎裂。隆隆声传来,石渊双臂震动,犹如一头血凰击天,在其周围赤色霞光冲霄而上,他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提升了十倍不止,挡住了黄金战矛的威势。轰!战矛如虹,带着一往无前的威势,挟漫天黄金符号洞穿而来,天地皆颤。石渊右手符密布,向前拍击,化成一只神翅,缭绕凤凰赤羽,绚烂夺目,且有凤鸣发出,震动天地间。凤凰神翅与黄金矛撞在一起,像是两座活火山碰撞,岩浆滔天,火焰蔽空,这个地方一片刺目,其他什么都看不到了。两者激烈对抗,转眼间交手数十次,一人裹着黄金光,宛若战神,一人沐浴赤霞,犹如太古凶禽血凰,速度极快,不断冲撞在一起,每一次碰撞都有滔天盛光发出。观战者无不骇然,石子陵太强大了,逼得族中强大的宗老这般拼命,实在不可想象,要知道两人的修行时间相差颇大!一声凤鸣声响起,震裂金石,极其尖厉,一座又一座宫殿都崩塌了,惊的众强莫不运转符,护住己身,不然必然被伤到。石渊须发皆张,眸蕴雷电,浑身发光,自其体内冲出一只太古凶禽,浑身赤红,翎羽鲜艳亮丽,展翅击天,扑杀向石子陵。他动用了最强宝术,杀气澎湃,惊的一群人无比骇然,宗老竟被逼到了这一步。“吼……”石子陵那里一声沉闷的咆哮响起,他通体绽放黄金光,一头巨大的凶兽浮现,挤压满了天地,昂首而啸,万灵臣服,像是一个君王出现,俯视苍茫大地。这头兽影很模糊,但是任谁都知道,定然是最强大的凶兽之一,不然不会有这等霸绝天地的威势。轰隆一声,庞大的凶兽一爪子拍落下去,成片的宫殿都覆盖在了下方,其凶威震动十方,所有人都战战兢兢,要跪伏下去。太古凶禽长鸣,鲜艳羽翼横击,斩向这只兽爪,两者剧烈交锋。这是宝术的对决,是两人巅峰之战,有我无你,舍生忘死,激烈搏杀,茫茫神光横扫四方,震慑人心。“太爷,击他左肋!”就在这时,石毅突然开口,目蕴双瞳,流转神辉,小小年纪拥有一种慑人的气息。他的眸子可堪破世间诸多源,看出石子陵一处破绽,径直喊出,提醒自己的太爷,攻其弱点。轰!石渊眸子中射出电芒,催动宝术,那头太古凶禽顿时俯冲而下,击向石子陵左肋,要将那个破绽无限放大出来。“吼……”可惜,那庞大的太古凶兽一声嘶吼,震动山河,瞬间挡住那如凰鸟般的可怕凶禽,一爪子拍下,天地皆颤。“太爷,攻击凶兽的左腋下!”石毅再次开口,眸子无比的深邃,有丝丝缕缕的神芒射出,神秘力量流转,恐怖无比。轰隆一声,太古凶禽再次扑击,双翅展动,鸟喙张开,喷吐出无尽的霞光,任何一缕迸发出去,都足以毁掉一群强者。砰!凶兽抬起巨爪,直接扇在了太古凶禽的鸟喙上,将所有霞光都阻挡在外,没有让它攻进来。“击它胸口!”石毅再次断喝,眸光更炽盛了,如两轮神灯点燃,流动出的气息让很多人阵阵心悸,感觉恐惧。“轰隆”一声,太古凶禽甩动翎羽,迅疾而凶狠,扫向凶兽胸口,可惜再次成空,且差点被那巨大兽爪拍中,迅疾逃退。“不行,他速度太快了!”石毅额头冒出汗水,不断指出弱点,但是石子陵却冷淡无比,没有当做一回事,出手如电,掌控宝术的手段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。石毅拥有重瞳,能看清诸多源,寻出破绽,但是这样指点,却根跟不上石子陵的速度。“五爷,你不行!”石子陵开口,身体爆发出更为璀璨的光,那头庞大的兽影极速暴涨,而后炸碎,化成了太古凶兽符,冲进他体内,与其交融。他光辉绚丽,手持战矛而行,每一步落下,都震的大地抖动,手中战矛极速刺出,黄金光洞穿太古凶禽,直接挑杀。“轰!”黄金矛锋再转,冲击向前,石渊露出惧意,极速躲避,但已然晚了,符裹着锋芒,洞穿其肩头。石渊大吼,用尽全身力气,将所有符全部集中向肩头,光华炫目无比,他倒飞了出去,神秘符号交织,阻止伤口蔓延,那里出现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。若是别人的话,肯定是通体龟裂,而后炸碎。即便是手段高超,这条手臂多半也直接碎掉。而石渊宝术惊人,凝固了伤口,虽然半废,但臂膀总算没有碎掉。纵然如此,他亦失去了战力,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十年,一下子跌落人群中,难以再战。宗老战败,石渊这一脉无人可敌石子陵,这让人震撼,他才多大?二十几岁而已,就这般威压族中最强的一列人了!现场鸦雀无声,石渊这一脉的人恐惧。石子陵一步一步向前走去,手中的黄金战矛指向前方,他盯住了石毅,道:“我的好侄儿,是你告诉你娘昊儿体内有至尊骨的是吗?心思好深沉啊。”石毅不说话,站在原地,眸中神光隐现。“族中要惩罚你娘,你以死威胁不能杀她是吗?不知道今日我再次杀了她,你会不会真的横刀斩颈。”石子陵平静的说道。“列位宗老,你们还不出手吗?”有人叫道。石子陵并不回头,他早已知晓,自从他动手的刹那,宗老就出动了,以太古遗种的宝骨封锁了整座府邸,防止战斗与呼喝的声音传到外界。“子陵,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,这个恶妇在此,要杀要剐随你,但是毅儿,你不能动他。”就在这时,几位宗老联袂出现。他们各个实力惊人,都是隐居了很多年的前辈高人,高了石子陵好几辈,眸子全都跟小太阳般璀璨,这是族中真正的至强者。在他们面前,还有一个被捆绑的妇人,被押解到了近前。“嫂子,你的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?”石子陵咬牙,而后大声喝道:“当真是狼心狗肺!”不远处,石毅脸上冷漠,重瞳发光,散发的气息无比惊人,竟有一股凛冽的寒意,让所有人都一震。石子陵继续开口,道:“我说过,你折我儿一根骨,我断你儿百根骨,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我!”少妇抬头,脸色冰冷,什么也没有说,但心中却很恐惧与遗憾,她的娘家人明明已经出动至强者去截杀这对夫妇了,怎么还是让他们活着回来了?“我让你亲眼看着!”石子陵喝道,而后霍的转身,面向石毅,黄金战矛举起,当作铁棍使用,抡动了过去。“敢尔!”有宗老怒喝。“子陵住手,不能伤害毅儿,其他都好说!”亦有宗老这样喝道。“石子陵你要反了吗?!”偏向石渊这一脉的宗老更是大声喝斥。这些人同时阻止,他们一齐出手,顿时宝术惊天,照亮了这片天宇。“反了又如何?我说了,谁也阻止不了!”石子陵大喝,手中黄金长矛依旧抡下,方向不变,砸向石毅那里。然而,一群族老横在那里,各种宝术尽出,符封锁了前方,长矛落下。石子陵震动手臂,符交织,繁奥无比,沿着金色战矛落下,透发出一股诡异的力量。“不好!”所有宗老都大吃一惊。他们感觉有一种秘力透过他们宝术,传导而过,竟然轰向石毅,虽然在经过他们时不断减弱,但依旧很可怕。“这是……什么宝术?”他们心惊,族中不曾有记载,很诡异,竟透过了他们的躯体还有宝术,击向前去,想阻止晚了。“啊……”石毅发出一声惨叫,整个人横飞了起来,撞在一座假山上,浑身是血,体内骨头噼啪作响,上百块骨头瞬间折断!“毅儿!”少妇恐惧,大声惊叫,而后霍的抬头,戾气惊人,盯着石子陵,寒声道:“我爹他们不会放过你的!”“哧”黄金光芒一闪,石子陵冷漠的掷出手中的黄金战矛,噗的一声,洞穿其躯,带着她飞出去数十丈远,钉在了地上。


海漩涡

发表于79小时前

回复 快乐的机智狗 : 打造一支六千人重甲军队,若是按照中原诸国标准的话,是完全可以打造出来一支最少六万人的军队的。 

猜你喜欢
暴君的宠后
热度
97396
点赞

友情链接:

特殊身份 电影 星辰变后传2 啦啦啦在线观看免费视频1 奸魔在线观看 一眉道姑